扈三娘艳史 第二十二章 岳元帅东京得宠 阮先锋安南遭劫
时间:2020-02-24

花忆春回到高丽后住在原来的高丽王宫里。她觉得王宫太大了,就将其一分为三。一部分作为自己的住处,即金花亲王府。一部分是高丽节度使的幕僚们的处理公务之处和节度使卫队的营房。最后那部分极为豪华,用来招待贵宾。女皇已经答应她忙过这一段时间就来高丽看她。

武文瑾主持高丽政务时已经任用了不少官员,朝廷又陆续派来了一些文官。花忆春对他们完全信任,放手让他们施展,自己只处理重大事务。高丽原来的王室极其贪婪,积累了许多金银财宝,花忆春将其中一大部分用来抚恤阵亡和伤残的军人,剩下的救济因战乱造成的流民和孤儿,整个高丽地区很快就得到恢复,人心安定,农贸兴旺。一些高丽百姓们依然喜欢称花忆春为金花娘娘,她也未加纠正,她知道女皇的意思也是让她将错就错,这样更利于治理高丽。所有知道底细的大明朝的将领和官员们都被告知不得议论或泄漏有关花忆春的身世和金花娘娘的真相。

高丽的王室里还有两个没出嫁的公主,是和王安同父同母的亲妹妹。她们一个十八岁,一个十七岁。花忆春在徵得她们自己的同意后将她们嫁给了自己的亲信爱将张宪和牛猛。王安家族的人一直担心金花娘娘会来找他们报仇,现在总算放了心。

这一天有一对老夫妇找到金花亲王府要见金花娘娘,他们带来了一个四岁的男孩,说是金花娘娘的儿子。花忆春大吃一惊,她从来没听说过金花娘娘还有儿子。她叫卫士将那三人领到府内密室里等着,自己先将阿秋找来商议。那个女仆阿秋因最早效忠花忆春,除了给她伺候当翻译还尽心地伺候她起居,花忆春已将她提拔为亲王府的管家。

阿秋去见了那对夫妇和那个小孩,回来后向金花亲王禀报。原来王安害死他哥哥时,金花娘娘刚刚生下一个男孩。王安派人去抓金花娘娘,将她囚禁起来。金花的一个贴身侍卫带着这个婴儿逃到乡下家里藏了起来,那对老年夫妇就是这个侍卫的父母。后来那侍卫病死了,这个男孩就由他父母抚养至今。他们老两口从来没出过远门,听说金花娘娘现在又掌权了,就带着这个孩子找上门来。

花忆春看出这对夫妇是老实的乡下人,他们带来的金花娘娘的信物确实是王室才有的贵重物品,觉得这事儿不会有假。再看这个四岁的男孩,他长得白里透红十分可爱,有一双会说话的大眼睛。花忆春收下这个男孩,重重地奖赏了老两口子。他们两人带这辈子都花不完的钱财,高高兴兴地回乡下去了。

就这样还未出嫁的金花亲王大明朝高丽节度使花忆春大人有了自己的儿子。

再接着说岳飞。花忆春临走前告诉岳飞让他一定要继续服用那些珍贵的高丽参,不要停下来,还说她到高丽后还会继续给他送些来。岳飞不太明白这是为什么,他因为心上人的离去而心里难受,也没有多问。一天傍晚,女皇招右元帅岳飞进宫。

这一次岳飞被两个宫女直接带进了女皇的寝宫,岳飞像是走进了一个美妙无比的梦境一般。女皇扈三娘刚刚沐浴完,身上只有几缕薄纱,浑身散发出迷人的香气。她酥胸微露,脸上带着一层红晕,无声地坐在床上,妩媚的眼睛朝着岳飞看过来。

岳飞透过薄薄的轻纱,看见了三娘完美的躯体,还有两腿间那神秘的芳草地。他激动得热血奔涌,浑身颤抖。眼前的可是他梦中那个至高无上的女人,大明朝的开国女皇啊!

这世上只有一个人知道他内心对女皇的那种强烈的爱慕之情,那人就是花忆春。她临走前向女皇推荐了岳飞,说他在那方面不亚于已故金国皇帝完颜明!

女皇扈三娘的心一下子就被抓住了。在被这么多的男人肏过后,最为令她难忘的是金国皇帝完颜明。完颜明死后,不但是三娘,连琼英和萧玉兰都很怀念他超凡的性欲给她们带来的无与伦比的快感。听花忆春说岳飞是个和完颜明在那方面相当的人,三娘忍了好几天,实在忍不住了,就将岳飞招进了寝宫。

两个宫女彷佛早得她的吩咐,过来替岳飞脱光了衣服,将他送到床边。岳飞没有说话,直觉告诉他现在需要的是行动。他捧起三娘的脚趾含在嘴里吸允,然后用舌头一寸一寸地将三娘由下往上舔,慢慢地舔到了三娘的两腿之间。三娘闭上两眼,露出享受的神情,嘴里发出摄人心魂的淫荡之声,这让岳飞舔得更加带劲。他胯下的大枪早已挺得直直的,岳飞待三娘春情勃动之时,用力将它插进了三娘淫水泛滥的桃花洞里……

第二天女皇扈三娘破天荒地没去早朝。她将岳飞留在寝宫里与她大肆荒淫了一番,度过了一整天淫荡的美好时光,直到天黑时岳飞才被送离皇宫。因为女皇登基以来三年勤政如一日,大臣们都以为她生病了。许多人忍不住前来皇宫里探问,直到第三天女皇正常上朝后大家才放下心来。

岳飞肏过了爱慕已久的女皇,心里对花忆春更加感激,只有她才能这么无私地替她的岳大哥着想。他不知道花忆春这么做不单单是为了爱他,更多地是为了爱她的三娘阿姨。为了能使三娘阿姨的过得开心她心甘情愿受任何苦做任何事。

和女皇扈三娘春风一度后岳飞时刻都在思念她,每天和自己的妻妾同房时心里想的也是三娘美丽娇艳的面容和健美柔嫩的躯体。岳飞不能对自己的妻妾们透露这件事,可是他实在需要一个人来分享一下自己的秘密。于是他就找到了母亲,悄悄将此事地告诉了她。岳飞的母亲是这个世上对女皇最感恩最崇拜的人,当得知自己的儿子竟然能够给岳家的大恩人,仁慈圣明的女皇陛下带来快乐后,她激动得昏了过去。

三娘那天晚上也向自己的密友琼英,萧玉兰,天寿妹妹透露了自己和岳飞的奸情。三人反应不一。琼英萧玉兰当初是跟三娘一起服侍过完颜明的,她们脸上分明露出一丝羡慕一丝期待。三娘搂住她俩笑道:“下次记得把你们也叫上。”琼英和萧玉兰羞得脸腾地红了。天寿现在只喜欢女人,她紧靠在三娘身上,用手伸进三娘的裙子里轻轻地抚摸着三娘那依然红肿未消的胯下,心里微微有点吃醋。是吃岳飞的醋。三娘自然知道该怎么整治她,四个人很快就宽衣解带在御床上嬉笑打闹成一团。

岳飞好不容易等到了下一次被女皇召见,这次岳飞不但又一次肏了他日夜思念的女皇,还附带着肏了英武亲王琼英和她的儿媳萧玉兰。琼英还是那么英姿飒爽,风骚迷人。萧玉兰刚为张节生了个女儿,比较丰满。两人事前都对岳飞的表现充满了期待。

岳飞并不知道花忆春曾在女皇面前将他和金国皇帝完颜明相比较,所以他心里并无压力。他只是觉得这三个女人浑身充满魔力,这魔力让他持久坚挺,丝毫不感到疲倦。和三娘一样,琼英萧玉兰过足了瘾,事后她们俩累得躺倒在宽大的御床上一动也不想动了。岳飞肏萧玉兰时还得到了意想不到的奖励:萧玉兰正在哺乳期,岳飞喝到了她那甜甜的乳汁。

这天从镇西王处传来一个不好的消息:镇西王的丈夫萧天龙病死了。女皇很心疼无双这个女儿,害怕她悲伤过度,想将她接来东京住些日子,可是现在大明朝西部根本都离不开无双。女皇将女婿萧天龙追封为西辽王,特地下旨让他兄弟萧天豹萧天狼儿子萧剑锋女儿萧剑萍四人一起运送灵柩回萧家的祖籍(在从前的辽国境内)安葬。

三娘准备再给女儿无双派去一些自己信任的属下,帮她处理各种事物。她第一个想到了祝永清。祝永清还年轻,人也诚实可靠。等三娘自己从皇位上退下来后他还是壮年,完全可以继续为下一任女皇效力。现在让他去跟着无双正是个好机会。

晚上在寝宫里永清抱着三娘的娇躯泪流满面,他知道三娘派他去镇西王那儿是为了他以后的前程,可是他已经对三娘十分依赖,不忍心和她分离。三娘心里也有些舍不得他走,他们俩像恩爱夫妻般在御床上缠绵了大半夜,三娘浑身上下都留下了永清的吻痕。

琼英向三娘推荐了原西夏驸马王平和公主李玉倩夫妇。这两人在无双攻西夏时被俘,无双将他们赐给师傅琼英为奴仆。他们一直小心伺候琼英,对她忠心耿耿。琼英是个仁慈的主人,她早就让他们夫妇脱离了奴仆的身份,还通过三娘为他们在朝中安排了官职。现在她推荐他们回去给无双效力,也是为了能让他们有更多的立功机会。他们久居西夏回纥一带,对那里的民情熟悉,一定能给无双帮许多忙。

王平李玉倩得知自己被派往镇西王无双处,知道这是前主人琼英出的力,两人一起到琼英府上拜谢她。琼英早已不将他们当奴仆了,以前和他们玩的强奸游戏也早停了。今天见了他们,琼英不由被勾起了旧情。他们两个以前贴身伺候琼英,和她朝夕相处,当然看得懂主人的眼神和心思。夫妻俩配合默契,将琼英脱了衣裙,妻子在前面舔允,丈夫在后面猛肏。过了一会儿,王平开始扯着琼英的头发用力打琼英的屁股,李玉倩则用手掐她的乳头。琼英多时不曾被虐,屁股被打得红肿,乳上胳膊上腿上亦留下不少青紫瘢痕。她兴奋得浑身发抖,嘴里大喊大叫不止……

栾英栾勇姐弟俩来也央求女皇让他们去无双姐姐那儿效力。栾英原来和李仁义的儿子李忠夏那黑小子相好,可是李忠夏最后却辜负了她的一片真心,娶了一个吐蕃头人的女儿。栾英伤心欲绝,和弟弟一起回到了三娘身边。她姐弟俩是后辈中最早认三娘为乾妈的,三娘对她疼爱有加。在三娘的关怀下过了两年,栾英终于忘掉了伤心之事。现在她觉得是自己为乾妈分忧的时候了,遂和弟弟一起去央求三娘,要去镇西王无双那里效力。他们姐弟俩从小时候就跟无双姐姐最好,三娘觉得他们会成为无双的好帮手的。

临别时三娘将姐弟俩都搂在怀里,眼睛潮湿了。现在很多后辈们都已长大成人了,她心里很欣慰,觉得这些年自己所有的苦都没有白吃。

栾勇已经从当初那个虎头虎脑的小男孩变成了一个身材魁梧满脸胡须的大汉,乾妈三娘温暖舒适的胸怀是他小时候后最为眷恋的地方。现在他的脸被贴在干妈丰满的胸前,闻着乾妈身上那股好闻的气味,感觉无比的幸福。他知道乾妈为国为民不停地操劳,同时也没忘了关爱他们这些后辈。从早年青山盟的崛起到辽国都城的风云变幻,从金国内部的斗智斗勇到大明朝的建立,乾妈早已赢得了百姓们的衷心爱戴和全体亲人和属下们的无比敬仰。

永清栾英栾勇以及王平夫妇一行人辞别了依依不舍的女皇,取路往西而去。

女皇派出的征南军原来是由左元帅完颜雄领兵的,目的是要将大明南面的小国全部征服,主要的有蒲甘国,安南国,暹罗国。因为主将完颜雄生病,耽误了不少时间。后来完颜雄见自己的病一时好不了,害怕再拖下去会误了女皇陛下的征南大计,就向女皇提出辞呈,请陛下另择主将领兵。

女皇准了完颜雄的辞呈,决定由张节任征南大将军,和花逢春一起领兵两万出征。临行前女皇嘱咐他们要学会利用火炮的优势和大明朝的赫赫威名使敌国屈服。张节花逢春跪在阶下,恭恭敬敬地道:谨遵女皇教诲。

南面的大理国早在平南宋时已被无双手下的大将李仁义领兵征服。张节花逢春的大军穿过了大理,首先要攻打的是安南国。

安南国到处是山地,气候湿热,给张节花逢春的征南军带来了许多不便。安南人性格凶悍,在大山里行走如飞,还善用各类飞镖,弓箭,陷阱,毒物,很不好对付。安南国王李金龙得知大明女皇派兵南征后,召集所有治下的部落头人,歃血盟誓,组成联军,誓死抵抗大明。安南的部落联军由国王的弟弟镇国公李金虎挂帅。

张节花逢春刚进安南就碰上了安南军的先锋阮文君的五千兵马,这些兵马都是从安南各个部落里抽出来的。阮文君利用有利地形和灵活多变的战术让大明军吃了几次败仗。张节花逢春商议后,觉得这里山太多,两万兵马施展不开,不如分兵去打蒲甘国。若能打下蒲甘,则可从侧面夹击安南。于是张节花逢春各分了一万兵马,花逢春去打蒲甘国,张节则留下继续与安南人周旋。

先说张节。他领兵攻占了几座小山城后被南安的部落联军挡在了一座大山前。这山高入云端,十分险恶,中间只有一条长长的峡谷通过。张节要攻取的下一座城池叫赤坎寨,穿过这个峡谷就到了。若不经过峡谷则须多绕至少三百里的山路,而且那些山路无法通过马匹和车辆。张节叫部下且在山前扎营,自己带着几十个侍卫前去探路。

他们还未接近峡谷口两边山上的安南人就开始放箭,张节等只得往后退走。退回大营后,张节抽调两千铁甲兵,掩护着带来的数十门火炮直至峡谷前,对准谷口两边的山上一阵猛轰。那些安南人从未见过火炮,不知去山石后躲避,被炸得哭爹叫娘,东奔西窜。下面的大明军看了哈哈大笑不止。

这天半夜里张节被擂鼓声和呐喊声惊醒,部下来报,安南人趁黑夜来劫营。左营放哨的士兵因睡着了,被敌人摸进来施放火箭,点燃了部分粮草,军士亦被杀死杀伤三百多。张节大怒,披挂上马,吩咐右营和中军严加防范,张节亲自引精兵五百去救左营。

张节带兵饶到劫营的安南人后面,正碰上安南兵得胜归来,冷不防被张节的兵马拦住大杀一阵。杀死杀伤了三百余,俘获了约二百,其余的四散逃走。张节正要回营,见有两个安南将军带领三百余兵杀来,显然是要救这些被俘的安南兵。两军都带着火把,将战场照得通亮。张节上马迎住敌将厮杀,只见这两将顶盔披甲,脸上涂着黑油,看不清面孔,一个手持长枪一个挥舞大刀,向张节猛冲过来。

张节持枪迎住两将,斗了五十余合,不分胜负。张节摸出一块石子朝使枪的那人打来,正中脖颈,被打得颠下马来。使刀的见了大惊,奋不顾身来救那落马之人。张节又是一石子打去,那人急用刀格挡,却被打中手腕,痛得将大刀失落地下。张节纵马赶近前抡起枪杆将那人扫下马来,喝叫士兵过来将两员敌将绑了。那些安南兵见两将被擒,一窝蜂都逃走了。回营后张节吩咐部下将活捉的安南人都绑了好生看守,尤其不要走了那两个敌将。

第二日清晨,部下来报有一安南女将只身前来,要见将军。张节叫将她请进来,只见那女将大约十六七岁年纪,虽不是国色天香,却也颇有几分姿色。张节对她道:“我乃大明征南大将军张节。你是何人?来此何事?”那女将嫣然一笑,道:“久闻张将军大名,今日幸得一见。小女子姓阮名紫羽,为安南国先锋大将阮文君之女。我来见大将军,是想求大将军放了我的两个姐姐。”

张节道:“我却不曾见你的姐姐。”

阮紫羽道:“你昨日擒下的两人便是。”这时张节的一个侍从上前道:“启禀大将军,昨晚卑职发现那两个捉来的敌将是女子,因将军已经歇息故未曾报与将军知晓。”

阮紫羽道:“好教大将军得知,我等姐妹五人俱是安南将领。被元帅擒获的这两个是大姐阮红羽二姐阮青羽。我是老三。还有两个妹妹阮蓝羽阮白羽亦在军中。”

张节寻思:我何不用这两个被俘的敌将交好安南的阮先锋?若能将其招降过来,定能助我攻关破敌。张节吩咐将那两个女将带上来。张节对阮紫羽三人道:“我大明女皇乃是千古明君,欲将海内统一。今放你们回去,望你等早日弃暗投明,不可执迷不悟。”三姐妹跪下拜谢了大将军。张节感觉到这阮紫羽似已有归顺之意,于是设宴款待三人。酒席上张节高谈阔论,将女皇的丰功伟绩大肆赞美了一番。陪同的大小将官们亦说起大明朝的繁华和富庶,直说得三人羡慕不已。宴席之后三姐妹拜辞去了。

第二天午后,张节闻报安南先锋阮文君在大营前列阵搦战。张节披挂上马,领五千兵马出战。只见一个全身披挂的女将立在阵前,身后将旗上大书一个“阮”字,旁边立着五员女将。张节认得其中三人是阮红羽,阮青羽,阮紫羽。再看那女将,只见她四十余岁年纪,生得美艳绝伦。张节暗道:原来这安南国的先锋阮文君是个女人,其美貌竟与三娘阿姨相当!另外那两个年纪小的定是她的小女儿阮蓝羽和阮白羽了。

张节对她道:“我乃大明征南大将军张节,对面的可是阮先锋?”

阮文君答道:“正是。你大明朝为何出兵来安南侵占我国土,残害我百姓?”

张节答道:“侵占国土确有其事,残害百姓却未必。自古以来天下唯有有德者居之,我大明女皇陛下乃千古仁君,已将宋,辽,金,西夏,回纥,吐蕃收入囊中,百姓无不安居乐业。你等安南人何不顺应天意,归附我皇?”

阮文君喝道:“大胆狂徒,休得逞口舌之利。你我且大战一百回合再说!”说罢手舞钢刀向张节杀来。张节拦住正欲出战的手下将领,亲自上阵会这阮文君。两人在阵前一来一往战作一团。

这阮文君武艺高强,张节使尽全力亦赢她不得。两人斗了多时,未分胜败。张节想要招降她,不愿用飞石伤她,心里着急。幸亏这时阮文君停下了攻势,对张节道:“今日天晚了,你我明日再决胜负。”又对张节展颜一笑,小声道:“多谢大将军将我两个女儿放回。”说罢回马归阵去了。张节在马上看呆了,心道:阮先锋可比她的五个女儿美多了,她说话的声音也极为动听。

这阮文君原来不姓阮,她姓文名君,世代武将出身,祖籍开封。她母亲是安南人,年轻时父亲病死,随母亲从宋国迁移来安南。她自幼学得一身好武艺,嫁与阮氏后,生下五个女儿和一个儿子。大女儿阮红羽和二女儿阮青羽都已出嫁。她的丈夫原是安南国的大将,她自己也跟着丈夫在军中效力,屡立战功。丈夫两年前与平叛时战死了。文君遂自称阮文君,带领丈夫的部将去剿灭了叛军,给丈夫报了仇。后来她因功晋升为安南大将,成了安南最杰出的将领之一。

这安南国王李金龙年轻时也是一方枭雄,既能打仗也能治理地方。不过他为人贪婪,犹好女色。当了国王后他变得暴虐昏庸,在朝中重用了不少小人。他垂涎阮文君的美貌,要将她纳为妃子。李金龙年过六十且生得粗俗不堪,阮文君不喜,抗拒不从。后来李金龙又看上了她的女儿阮蓝羽和阮白羽,要娶她们两个。这两个小女儿是双胞胎,才十四岁,阮文君自然也不会依允。

李金龙大怒,寻事将阮文君关进牢里。后来大明朝南征,因缺少善战之将,李金龙将她从牢里放出来当先锋。不过她五岁的儿子阮黑羽和两个女婿都被抓进王宫做了人质。李金龙还派了自己的弟弟镇国公李金虎做统军元帅,让他严密监视住阮文君。

李金虎将兵马驻扎在赤坎寨。他也是个荒淫无耻之辈,平日里仗着自己是国王的弟弟欺男霸女,无恶不作。国王让他当元帅管住阮文君,正中其下怀。他早就想染指阮文君和她那几个如花似玉的女儿,现在机会来了。他在阮文君的军中派有奸细,探得她的女儿红羽青羽被大明军活捉后又放回来了,今日阮文君出战明军大将军张节似乎有故意相让之嫌。于是他一边叫人去请先锋阮文君来赤坎寨商量军情,一边埋伏下军兵准备将她拿下。

阮文君到了赤坎寨,刚进得元帅的议事厅,李金虎一声怒喝:“拿下!”走出一群如狼似虎的军士将她擒住,按在地下绑了。文君大叫:“我得何罪?”

镇国公道:“你私通明军,妄图谋反。”

阮文君道:“有何凭据?”

李金虎答道:“你当我不知?你的两个女儿前天夜里被明军俘获,丝毫未损就给放了回来。你自己今天去战明军主将,故意不使全力。待我将你的女儿们都捉来,然后再细细地拷问。”说罢也不理文君的叫屈,调遣士兵去拿她的几个女儿。不一时将红羽青羽蓝羽白羽都捉到,只走了紫羽一个。

阮文君看着被绑成一团的女儿们,后悔昨晚没听紫羽的劝告投降大明军,心里不由哀叹。李金虎让刀斧手将她们都押上来,喝道:“快快将谋反之事从实招来!”阮文君本来没有谋反,如何肯招供?只是两个女儿被大明军放回来之事她也无法解释,只好低头一声不吭。

李金虎大怒,道:“与我打二十大板!”红羽青羽蓝羽白羽四人一齐跪下哭求,请镇国公饶了母亲。李金虎道:“现在打的是你们的母亲,若她再不招供就轮到你们几个了。”

阮文君知道若是招供下场更惨,国王李金龙正等着拿自己的把柄呢。几个大汉走过来将捆绑她的绳子解开,衣服也脱光了按在地下,其中两个抡起大板照着她屁股上就打。只听得噼里啪啦地声声入肉,文君痛得忍不住大声哭喊,四个女儿们也哭得声嘶力竭。文君被打得昏了过去,李金虎叫人用冷水泼醒,继续拷打,文君的屁股早被打得血肉模糊。

蓝羽白羽年纪小,吓得直哭。红羽青羽心疼母亲,跪下苦苦哀求李金龙。她们两个都是发育成熟的少妇,身材阿娜迷人。李金华将两手伸进她们衣裙里乱摸,一边看着阮文君淫笑。阮文君知道现在无论如何都难以幸免,只得屈招了。她低头流着泪,心里期待着女儿紫羽能去求那个明军的大将军张节前来相救。

李金虎觉得现在可以放心享用这母女五人了。他将她母女都松了绑,衣服脱得精光,警告她们若不顺从他的话全家都会被以谋反之罪处死。他先开始奸淫红羽青羽两个,让阮文君和蓝羽白羽在旁边看着。红羽青羽害怕母亲再受折磨,只得屈辱地迎合李金虎。

奸污完了红羽青羽,李金虎歇息了半个时辰,又来折腾文君。文君刚才屁股上的肉已被打烂,李金虎毫无怜香惜玉之心,抓住她狠狠地肏。她痛得大哭,越哭李金虎肏得越起劲,一直折腾到天黑才罢。李金虎将她和女儿们都关在一间房里,拨了几个女仆服侍她们,还派人给文君屁股上敷药医治。他警告她们:若一人逃跑,就将其他人都交给士兵们轮奸,致死方休。

阮紫羽逃离军营后为了摆脱追兵绕了一个很大的圈子,天黑时才来到大明军的营地。张节闻报阮紫羽求见,知道定有大事发生,赶快将她请了进来。一见张节的面阮紫羽就扑通跪在地下,抱住他的腿大哭,求他救救自己的母亲和姐妹们。张节下了一跳,连忙屏退左右,问她到底发生了何事。

阮紫羽一边哭一边将母亲和姐妹们都被元帅李金虎抓起来一事说了,还道她昨天就劝母亲投降大明军,母亲正在犹豫,不提防李金虎这么快就下手了。张节询问详情,阮紫羽又说了母亲早先拒绝嫁给国王,也拒绝把两个妹妹送给国王,因此得罪了国王李金龙。现在弟弟和两个姐夫都被国王扣作人质。李金虎是国王的亲兄弟,他也对母亲垂涎三尺,虎视眈眈。母亲和姐妹们落在他手里定逃不出被他奸淫侮辱的厄运。

张节听了,暗道:真乃天助我也。正好我可利用此事大做文章,策反阮文君,歼灭眼前这支安南兵马。阮紫羽见张节低头沉思,以为他不愿发兵相救,急道:“若将军能去救母亲,无论成败,紫羽都愿以身相许报答将军大恩。”说罢脱光了衣裙,裸着身子跪在地下,一边给张节磕头,一边啼哭。

张节将她扶起来,帮她穿好衣裙,道:“阮姑娘且休要烦恼,我一定会救出你母亲和姐妹们,你也不用以身相许。我只需你们助我破敌。”阮紫羽这才止住哭泣。

张节问道:“安南军防守严密,我大军很难通过眼前这条峡谷。不知姑娘可有甚么法子?”

阮紫羽道:“将军赎罪,我一时情急乱了方寸,不曾跟将军细说军情。这道峡谷虽然守得严,却也不是没有法子。我母亲在军中威望甚高,她麾下的士兵有许多还是我们的族人。她今日被李金虎拿下羞辱,她的心腹部下定然不服。我可化妆后偷偷潜回去,联络上可靠的人,到时里应外合,定能将大明的兵马放过去。将军可等我的消息,十天之内我一定来联络将军。”

张节大喜,道:“好,我这就派几个身手好的人跟姑娘一起去。”

那李金龙身为国王,做坏事时不免有所顾忌。这李金虎却是个毫无节制的恶徒,这几天他每天以奸淫玩弄文君和她的四个女儿为乐。蓝羽白羽都是未经人事的处女,原来他打算将她们给国王李金龙留着,后来忍不住将她们俩也糟蹋了。文君和女儿们白日里忍气吞声地任由他奸淫羞辱,晚上几个人在床上抱在一起以泪洗面,苦不堪言。

俗话说:“好事不出门,恶事传千里。”李金虎污辱糟蹋阮先锋母女之事很快就传遍了全军。文君为安南立过大功,军中有不少跟她一起出生如死的部下和同族人。他们对李金虎的所作所为十分痛恨,只是畏惧他的权势不敢公开反他。紫羽潜回赤坎寨后,秘密联络了母亲以前的心腹部下。他们暗中商议,想好了一条接应张节大军的计策。

防守峡谷的安南军只有两千余人,其实因为那里地形险恶,一千人就够了。为了防止士兵们疲劳,安南军中防守峡谷的士兵每天都会轮换。这一天正好轮到紫羽联系好的这些将领和士兵们值守,他们在酒食中下了蒙汗药,将其他官兵们都麻翻了,然后悄悄接应张节的一万大军通过峡谷。傍晚时分紫羽领着他们来到赤坎寨,干掉了守城门的士兵,神不知鬼不觉地将李金虎的府邸包围了。张节令部下兵马将赤坎寨出入道路全部封锁,不让消息走漏。

李金虎正在府里肏着阮文君母女,张节紫羽带着军兵砸开房门闯入,将他擒获,还杀了他的数十个侍卫。紫羽见了衣不蔽体饱受凌辱的母亲,扑在她怀里大哭,文君亦搂着女儿流泪。红羽青羽两个顾不得穿衣服,急着从地上拾起刀来,光着屁股就要去杀了李金虎,文君慌忙拦住,道:“且留他一命,看能不能用他换回你们的弟弟和丈夫。”她回头见张节盯着她赤裸的身子看呆了,羞得满脸通红。紫羽忙脱了自己的衣服包住母亲的身子。

张节回过神来,退了出去,吩咐手下将李金虎押走,只留文君母女在屋里。他的兵马在阮文君心腹的引导下将赤坎寨的军营围了,安南的士兵只要投降就饶过不杀。李金虎手下有两万余人,还有大批的粮草军饷马匹,都被张节所获。这次征安南女皇也给张节随军带来了许多银两,用来招抚敌兵。张节传令:凡愿意加入大明军的,士兵赏银五两,军官十两。就这样张节的军队一下子扩充了将近一万人。

次日张节将阮文君母女请来商议军情。阮文君见了张节,跪下行礼,谢过了大将军相救之恩,她的女儿们也都给张节跪下磕头。张节亲自将阮文君扶了起来,请她坐下说话,她的女儿们立在一边。阮文君开口道:“张将军相救之恩,我母女做牛做马一定报答。现在我五岁的小儿子阮黑羽和两个女婿还被国王李金龙扣为人质,还请大将军发兵救援,若有用到文君处万死不辞。”

张节道:“这次和我一同领兵前来的还有花逢春将军。他正带一万兵马攻取蒲甘国,若能顺利攻下的话,他会来和我会合攻打安南。不知安南的都城内有多少兵马守卫?城墙是否坚固?”

阮文君道:“城里城外的士兵加起来大约有八万,城墙不高,但是很坚固。若他们不出城来战,凭着不到三万兵大明军要想攻克都城却是万难。”

张节道:“如此有何法子能够破敌?”

文君想了一会儿,道:“我等可双管齐下:一是派我的心腹潜回去做内应,传递安南兵马调动的消息。二是行诈降之计,重金收买李金虎的亲信,只做逃回去的。让他们报与国王道这些投降的安南军兵都不服大明军的欺压和管束,准备在国王和大明军交战之时从背后夹击。国王若中计则大事可成亦。”

张节道:“此计大妙,就依阮先锋所言。”阮文君又道:“大将军可传信与花逢春将军,让他攻下蒲甘后封锁消息,不要让李金龙得知真情,到时可作为一支奇兵偷袭安南都城。”张节大喜,拜谢了阮先锋,道:“我得阮将军相助,何愁大功不成?”

这阮文君才华横溢,为人端庄贤淑,偏偏又生得美艳风骚无比,是个世间少见的奇女子。张节听她侃侃而谈,觉得好似他的三娘阿姨一般,心里对她十分爱慕。当晚张节邀请阮文君和她的女儿们共进晚膳,相谈甚欢。

回房歇息后,张节的心还是被阮文君的影子牢牢地占着,鼻子里彷佛还闻到了来自她身上的体香。离开东京时妻子萧玉兰曾嘱咐他遇见合适的美貌女子要他娶回来,这阮文君就是他极想娶回来的妙人儿。可是自己已有两个妻子,不知她心里是否愿意嫁给自己?

侍卫来报道有个女人求见,请进门来一看,却是阮紫羽。张节问道:“这么晚了,你有何事?”阮紫羽关好了门,纵身扑在张节怀里,道:“我是来以身相许报答将军的大恩的。”原来她第一次见面时就看上了张节,回去后极力说服她母亲投降大明朝。后来她去求张节救母亲和姐妹,更是表明了以身相许的心愿。她现在是一心一意要和张节相好。

张节扶她坐好,道:“我是大明朝效忠女皇的将领,救你们只是为了要替女皇征服安南,阮姑娘根本不用以身相许。况且我在东京已有两个妻子了。”紫羽听后呆了一下,满脸羞愧之色。

张节看了她楚楚可怜的样子,于心不忍,就温言相劝。紫羽道:“张郎不必说了,此事是我一厢情愿,可恨今生我与张郎无缘。”说完忍不住流泪满面,张节越是劝说,她眼泪越多。两人不知不觉间就抱在了一起。

张节是个血气方刚风流倜傥的青年男子,怀里搂着哭得梨花带雨的阮紫羽,如何能够把握得定?再细看阮紫羽,她也是个不错的小美人儿,可惜平时都被她母亲的光芒盖住了。阮紫羽主动吻住张节的嘴唇,心里扑腾扑腾直跳。张节暗道:“罢了,娶不了当娘的,只好娶她女儿了。”两个人将衣服都撕扯下来,赤身裸体地滚到了床上……

狂风暴雨过后,阮紫羽搂住张节,边亲吻他边道:“我知道张郎适才为何拒绝我,你一定是看上了我娘。”

张节被她说中心事,大吃一惊,道:“你怎知……不可瞎猜。”

阮紫羽吃吃地笑着,道:“这有何难猜处?我实话告诉你,我娘可是远近闻名的大美人儿,我父亲死后登门求亲想娶我娘的人不知有多少。连我两个姐夫,最初提亲时都是想要来娶我娘的,后来我娘死活不肯嫁,他们才娶了我姐姐红羽和青羽。”

张节暗道:“原来如此。”紫羽又道:“张郎你是个好人,你今天因心软要了我,我必定会报答于你的。”